昭福教育网

隶化后楷书将篆文字形中倒写的“子”写成,将篆文字形中双手持箕的形状

简介: 隶化后楷书将篆文字形中倒写的“子”写成,将篆文字形中双手持箕的形状写成。

在汉字演化中失去了“双手”的汉字?

有的字开始笔画就非常非常少,演化过程中就不会再减少,因此从古到今变化很小,有的甚至永远不会变,比如“一、乙”等字。

有些字,特别是复杂笔画的字,则在不断进化演化的过程中,通过删繁就简,笔画越来越少,有的部件通用某种符号代替,字形变得会越来越简单。

有很多的字,老祖宗在造字时有一只手,最后演化成了“扌”或“手”旁。

而有些字,最初是有两只手的,而在使用文字表达时,如果每次都画出两只手,肯定是相当麻烦的,因此在演化进化的过程中,这两只手就逐渐被一些符号代替了,比如“廾”最初就是“两只手”,且在字底下,表示两手捧在一起的意思,后来,慢慢地两手合成一起,成了“廾”了,详细分析在文后。

“廾”和“艹”有相似之处,不同的是前者通常是位于字的底部。

一、字理与写法这种字通常都是上下结构,因此当横画相对较多时,一般情况下横画要有主笔,而主笔就是“廾”中的横画,要写长,充当整个字的平衡杆的作用,如果这个笔画写不长,则字不很难看。

下面这个“弄”字是,黄庭坚老师所书,长横大约是其它横画的两倍,竖画是次主笔,也不短。

在“算、异、羿、葬、弃、弄、弁、开”中,底部的“廾”原来就是两只手合并而成,因此本义表达的通常都是表示动作的词。

“算”是“筭”的异体字。

筭,金文(像倒写的“竹”)(横放的众多的竹枝算筹),表示纵横交叠的竹枝。

有的金文把纵横交叠的算筹简化成,并加“大”(人),表示人用算筹。

篆文将金文字形中的写成,并加双手,强调双手摆筹计数。

篆文异体字“算”用方形器具状的“目”代替竹枝交叠的形状,表示双手用一种竹制的五进制、进制的方框计数器进行计数,俗称“打算盘”。

隶化后楷书将篆文字形中的写成,将篆文字形中的写成。

其,既是声旁也是形旁,是“箕”的本字,表示箕筐,农用盛具。

棄,甲骨文(子,幼婴)(其,即“箕”,竹筐)(双手),表示双手持箕,将箕筐中的幼婴送出家门。

远古时代有些先民出于生存环境的压力,被迫将病婴、女婴、或无力养育的婴儿装在箕筐里,送到确信有人经过的地方,让善心人收养。

金文将甲骨文字形中的“子”写成倒写的形状,表示初生的婴儿。

篆文则将甲骨文字形中的“其”写成。

籀文简化字形,省去篆文字形中的“其”。

隶化后楷书将篆文字形中倒写的“子”写成,将篆文字形中双手持箕的形状写成。

甲骨文(“璞”的省略)(玉)(双手持握),表示双手把玩玉石。

有的甲骨文省去“璞”,并将 “王”简化成“工”。

其实,不仅是“廾”字是两只手的简化和省略,有时在字底时的“一横两点”也表示的两只手。

有条字谜,谜面是“真没头脑”,谜底是“具”。

“具”字的来源与头脑无关,它源于人们的双手“升”和古代先民烹煮食物的器具“鼎”。

甲骨文和金文前一款的“具”,就像有人双手捧着鼎,正在煮饭烧菜的样子、金文后一款和秦篆的“具”,因为书写便捷的需要,鼎的笔画被省略而写成了“贝”或“目”、楷书的“具”,把上部写为比“且”还多一横的“且”,把下部写为“八”了。

“具”是会意字,本义指用鼎来煮饭烧菜,准备饭食,即备办之义,如:谨具薄礼一唐代孟浩然《过故人庄》诗有这样的句子:“故人具鸡黍,邀我至田家。

”意思是老朋友用鸡肉、黍米等准备了酒席,邀请我到他家去。

6、字底“廾”并不都是双手。

有的是从草字“艹”演化而来,虽然和两只手写法相同,仍表示的是草,如“卉、莽”等字。


以上是文章"

隶化后楷书将篆文字形中倒写的“子”写成,将篆文字形中双手持箕的形状

"的内容,欢迎阅读昭福教育网的其它文章